“无车位不上牌”何以令人纠结

摘要:  “无车位不上牌”,这不是一个传说。10月26日,宁波市政府向人大提交草案,除了提议“新建建造不配建泊车位不许动工”外,最惹人关注的就是第十二条,其中明

  “无车位不上牌”,这不是一个传说。10月26日,宁波市政府向人大提交草案,除了提议“新建修筑不配建停车位不许开工”外,最引人关注的就是第十二条,其中明白提出“新购车辆未配停车场合,拟不发牌证”。据懂得,制订草案的是交警,人大还没构成定论。(11月16日《钱江晚报》)

  交管部门用意纾解车堵,拿车位做文章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数据显示,宁波市目前有灵活车20.21万台,但停车位仅有8.3万个,缺口濒临三分之二,也就是说,约有12万台车处于不当停放状况。如果能实现“一个萝卜一个坑儿”,还真是个解决措施。但问题在于,车位资源是个定量,别说划定一车一位,就算请求两车一位,缓和的车位也不会从此就充裕起来。

  这个提案之所以令人纠结,倒不在于新规的荒谬,而是可能衍生出众多有失公道的后遗症。

  一者,既然新车上牌要车位,那些原来就不车位的老车怎么办?老车主换新车或者过户又怎么算?二者,车位稀缺是修建商或城市计划的义务,不是车主的问题,职能部分会缺车位吗?假如这个政策只是束缚大众的花费权力,政策的意旨就令人生疑。更主要的是,一旦“无车位不上牌”成为事实,将使得车位资源成为稀缺品,进而带动车位市场的异动——当然,有钱有权的总能找到车位,一般车主只能“望‘位’兴叹”。

  “无车位不上牌”的成果,就是在市民买车的大道上竖起一道门槛:先解决了车位,才有买车权。有网友调侃说,如果这个政策出台,那计生委也可以斟酌出台“生孩子必须先落实好一套房”的政策,领土部也可以出台“要走路必需先买一块地”的政策……

  权利之所以差别于任务,在于不能随意“搭售”,车位跟车是两码事,不能把车位的问题前置到车主的权利之上。

  堵车是城市心病,如何整治这一关键,创意一直,有说收拥挤费的,有说限度私人车的,意思就是一个:设置一些门槛,让城市车流“有限”起来。基本问题是,城市为什么那么堵?

  没事儿谁也不会往城市里挤。如果公共服务、资源等都能平衡配置,散布得宽松一些;如果良多事件能够在不拥堵的处所解决,谁又乐意心急火燎地在城市的路上蜗行?(邓海建)

  作者:邓海建
  起源:西安晚报
  编纂:熊瑛

疾速团购报名

品牌: 抉择品牌 *

车系: 取舍车系 *

地域: 挑选地区 *

姓名: *

手机: *

–>

最新车闻

试驾评测

用车之道

更多请关注官方微信:mycar168news